咳咳

习惯修仙,不会开车

斯文不败类5

          扬帆和陆晨曦的小日子就这样没羞没臊的过着,陆晨曦忙着在急诊救死扶伤,与时间争分夺秒。扬帆也没闲着,每天除了与各种医药代表打交道,处理各种重大医疗事故,大手术也会亲力亲为,毕竟他是胸外一把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所以只有中午休息的时候碰个照面,在一起吃个饭,陆晨曦兴致勃勃诉说着急诊发生的奇葩事。“今天一个小男孩不小心被花生米卡到了喉咙,家长竟然把关注点放在了究竟是姥姥带还是奶奶带的问题上,争论不休,却对孩子的问题视而不见,你说奇葩不奇葩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扬帆面带微笑的耐心的倾听,“你还是经历的太少,这种事年年有,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嘛!”扬帆已一种过来人的口吻回答。陆晨曦说的兴起,吃的嘴角上油渍都忘了擦,扬帆顺手拿起纸巾仔仔细细的擦了擦她遗留的油渍。一切都那么自然,简直没眼看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只要陆晨曦和扬帆同是出现,哪里就会变成屠狗场。陆晨曦的脸上每天挂着笑,春光满面,脾气莫名也好了许多,生生的让扬帆长宠成了小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小聪聪看到此番场景不禁感叹:“这陷入恋爱中的女人哪,钢铁般的心也会化为绕指柔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到了礼拜,陆晨曦做完今天的最后一个食道癌的手术疲倦的从手术室出来,就看到扬帆站在走廊上等她。

       “累了吧!”扬帆温柔的问道,也许是太累了,陆晨曦觉得脑子混混沌沌的,提不起一点精神。一头扑倒在扬帆的怀里,头抵着他的右肩,紧紧地抱着他,什么话也不想讲,扬帆也看出了她的疲倦,尽量的搂着她,承载着她的全部重量。用手轻轻的拍她的后背,以示安慰,让她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   站了好一会,陆晨曦活动了一下脖子,耸了耸肩,刚想松开扬帆,却被扬帆打横抱起。

        “干嘛!   小心被人看到!”陆晨曦有点茫然不知所措,挣扎着。

       “看到怎么了,我都不怕,难道说你怕了?”扬帆用一种难以意味的笑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 “你一个大院长都不怕,来就来,谁怕谁!”说着用手搂住他的脖子,不过头还是深深的埋在了他的怀里,陆晨曦觉得脸上火辣辣的,心扑通扑通的跳着。她可是从来没有玩过那么野的路子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深夜里的走廊,寂静而冷清, 以前陆晨曦最害怕这条通往手术室的走廊,尽管她是个医生,但她在这条走廊里看到了太多人声嘶力竭的哭喊,和那绝望的眼神疲倦的身影。通常她一个人走时,她都会快速的奔跑。试图摆脱掉那种焦燥和恐慌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现在她在扬帆的怀里,他的胸膛温热,心跳持续而有力,起初平稳,后来渐渐的有点急促,一下下,打在了陆晨曦的心上,让陆晨曦觉得莫名的心安。

       “扬院长,好”碰到值班的护士向他点头打招呼,他也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。没做停留,继续抱着陆晨曦往前走。像个没事人一样。但把陆晨曦吓得不轻,手死死的圈住扬帆的脖子,把头埋得更深了,好像是个埋在沙子里的鸵鸟,让扬帆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当他走后,小护士啊啊啊的叫个不停,忙向她的那群好基友们八卦:“我去,扬院长竟然抱着陆晨曦,男友力爆棚啊,以后老牛吃嫩草恐怕不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 “那么小身板竟然能够抱动陆晨曦,真是难得一见。你说我刚才怎么没碰到啊!”

      “我们的扬院长那叫穿衣显瘦,脱衣有肉。平时穿白大褂看不出来,显得文文弱弱的。但是那次在体育馆看到他穿T桖衫打羽毛球,那胸肌简直要把T桖给撑爆了有木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行了,再说也是别人的男朋友了!  真扎心,明天还是去向庄大神多问两个题吧!希望他能多看我两眼。”护士站的护士们纷纷的叹了一口气,忙她们的事去了。

      扬帆把她抱在车上,顺带把车座位调到一个舒服的幅度,贴心的为她系上安全带,顺带把自己的西装脱下来盖到她的身上,奈何小霸王累的早已睡着了。

     月光隔着车窗隐射进来,照在了她那白皙的脸上,现在的仁和小霸王少了些白天的剑拔弩张,多的则是难见的温柔,她的睡姿安详且甜美。




         现世安稳,岁月静好,扬帆心里这样想,侧身低头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陆晨曦的额头,心满意足的发动引擎,回家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一直甜下去吧!懒得去虐了!我发现我已经彻底放飞自我了!就这样吧!😊😄😚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评论(22)

热度(9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