咳咳

习惯修仙,不会开车

斯文不败类1

      只要一提起扬帆,陆晨曦就气的跺脚,活像个即将被点燃的小炮仗。

      这不,冤家路窄,不想看见谁,就会偏偏遇见谁,扬帆穿着白大褂从走廊里走来,高挑的鼻梁上还驾着一副眼镜,两条大长腿三步并做五步的向她走过来,想起他勾结先锋公司卖药的勾当,陆晨曦心里想真是毁了一副好皮相,长着还不赖,就是心太黑。陆晨曦嘴里暗暗嘟囔了了几句“斯文败类”。却还是面带微笑的冲着扬帆笑了笑:“扬院长好”自己那虚伪的表情估计自己在镜子面前都能看吐了,陆晨曦心里琢磨着。

    扬帆早看出了她那副伪装的表情却不以为然,经过路晨曦身边,拍了拍陆大夫的肩膀低下了头贴在她的耳边笑着说“陆大夫,这次在急诊可要坐稳了,千万不要惹麻烦,再被调到其他科室,那就丢人丢大了”那姿势显得无比的暧昧,刻意压低的声音惹得陆晨曦的耳朵酥酥的,麻麻的。耳朵顿时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  陆晨曦不用看也知道此时的他有多得意,这时的陆晨曦气的牙痒痒,挥起了拳头,刚想给他一拳,却被扬帆一手抓住,他的手掌包裹着她的手,略带薄茧的手摩挲着她的手背,有一搭没一搭的。索性陆晨曦又来了一记二镗腿,刚想出腿,就被扬帆看穿了所有路数,拉她入怀,陆晨曦拼命挣脱,却被他死死的圈在怀里。
     
   “脾气这么大,谁敢娶你,要不索性我收了你,你这个麻烦只归我管”他的声音在她的头顶盘旋,苏苏的还带有一点笑的颤音。

    “谁要你管,放开。”扬帆就像没听见一样,并且还变本加利的把脸埋进了她的头发。贪婪的吮吸着她的味道。她低头对着他的手就狠狠地咬了一口,仿佛在捍卫她的主权,扬帆吃痛手明显的颤了一下,却还是紧紧的环着她。

    “你就不怕有摄像头,把你拍下来”陆晨曦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,手脚并用的在扬帆怀里挣扎,奈何废了半天力气,依然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  “你不是经常说我老牛吃嫩草吗?怎么,你怕别人说你这棵嫩草不嫩吗?”他面带笑意,眼神却闪过狐狸似的狡黠。陆晨曦顿时心里就感觉不好了哑口无言,扬帆这个老狐狸,合着给我挖坑呢!

      “放开我,你放开我,你个死扬帆”这时的陆晨曦有点被人拆穿后的恼羞成怒,陆晨曦怎么也想不到平时斯斯文文的一个人竟然有这么大力气,而接下来话给了她答案“别乱动,我可是仁和唯一一个篮球能打满全场的人。”怪不得力气如同牛一般大,怎么挣脱都动不了,陆晨曦心里有点暗暗后悔,以前觉得他好欺负,像个文弱书生,经常在背地里说他坏话,这不,现世报来了!

   扬帆的唇就着陆晨曦的脸向下滑,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,那双桃花眼迷离的看着她,吓的陆晨曦屏住呼吸,死死的闭着眼,脸变得通红。可是等半天却没了动静,“真不愧是仁和的小辣椒,性子这么烈,不过现在你这才算是名副其实的小辣椒了。好了,不逗你了。”他却笑着放开了她,秒变回了那个温和稳重理智的杨主任。

      他笑着从她的身前走过,昂起了头活脱脱像一只傲娇的大公鸡,路晨曦这边看着他的背影还没回过神来,还在发愣中,刚才扬帆竟然调戏了她。他猛然回过头嫣然一笑,吓了陆晨曦一个激灵:“我只是斯文,不败类,我这个人就喜欢啃难啃的骨头,陆大夫。”说罢又昂起了头,两手揣着兜,迈着他那两尺八的大长腿向病房走去。

     “你也不怕咯了你的牙,姐们,喜欢生扑。”说罢陆晨曦又挥了挥拳头,奈何傲娇的扬漂亮早走了,只能对着空气乱挥一通。

     

评论(19)

热度(101)